500万彩票官网

史彤彪:公民德性与法治转型
来源:《华东政法大学学报》(沪)2018年第3期
作者:史彤彪
2019-04-25 09:30

  内容提要:公民德性是人在与公共生活相关的审议与行动中,超越个人善、推进公共善的确定倾向。公民德性从树立法治观念、参与公共讨论、参与政治事务的方面塑造“好公民”,为法治发展奠定基础,提供动力。中国已经处于法治转型的关键时刻,为了解决政府主导型模式带来的弊端,完成法治的正当性供给,需要发挥并培育公民德性。目前,中国公民德性的养成存在政治体制、法律制度、历史传统等方面的问题,我们需要立刻着手解决这些问题,为中国公民德性的养成提供更好的条件。

  关 键 词:公民德性;法治转型;法治观念;公共讨论;政治参与

  作者简介:史彤彪,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法学博士。

  中国正处于政治改革和法治转型的关键时期。就当下而言,法治是中国最大的政治,法治是中国人最重要的政治使命。中国的法治转型,除了要发挥党和政府的作用,还需要发挥全体中国公民的作用。根据党中央《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下文简称《推进依法治国的决定》)的要求,公民在推进依法治国中扮演重要角色。换言之,中国最终能够成功实现法治转型,需要中国公民具备一定的公民德性。本文将从公民德性这个概念出发,说明公民德性与法治的关系。

  一、公民德性与好公民

  现代政治思想的鼻祖托马斯·霍布斯在他的第一部政治学作品《论公民》中指出,我们必须重新考虑公民的性质以及公民与国家的关系问题。①这之后,现代民族国家逐渐代替传统君主国家成为唯一正当的国家形态。“公民—政府关系”代替“臣民—君主关系”成为最基本的政治关系,公民的权利和义务代替君主的统治方式成为首要的政治问题。公民成为现代国家的根基,公民基本权利成为现代公法的根基,保护公民权利成为现代法治的基本要求。

  如今,现代人已经非常熟悉公民这个概念。几乎所有国家的宪法和宪法活动中都充斥着公民这个术语。总的来说,公民是现代人的基本政治身份和法律地位。所有公民享有平等的法律地位,国家必须保障所有公民的法定权利,公民必须承担相应的法定义务。这就是公民的主要内涵。

  如果我们从更为宽广和纵深的角度来看,这种主导现代政治的公民观和“公民—政府关系”其实较为单薄。具体来说,除了遵守法律——即做一个守法公民——之外,政府对公民不做过多的要求。公民对美好生活的看法与追求享有广泛的消极自由。除了遵守宪法法律的规定——即做一个合法政府——之外,公民对政府也不做过多要求。政府仅仅是一种必要的恶。从政府的角度来看,现代政治强调政治制度的形式,强调合法政府的构造,基本上不追求意涵更为厚实的优良(good)政治。或者说从公民的角度来看,现代公民身份主要是一道防卫性屏障,为公民的生活提供最基本、最重要的法律保障。公民最重要的自由是消极自由,公民是一种消极公民,而非意涵更为厚实的好(good)公民。公民被认为是追求和维护自我利益的理性人。无论是对于政府,还是对于公民来说,“优良”或者“好”这样的理念被认为是反现代的,甚至有些危险。换言之,塑造具有更多道德内涵的好政府或好公民并不是政治的必要任务。

  但是,20世纪后半叶以来的历史已经证明,若想长久保卫现代共和宪法政体,长久守卫民主法治的政制,如此单薄的公民概念似乎是不够的。人们又想起卢梭之前的呼声,“我们有许多物理学家、几何学家、化学家、天文学家、音乐家、画家和诗人,但就是没有公民”②。人们越来越意识到,我们无法忽视制度与人、“合法”与“优良”之间不可分割的内在关系。既然公民是政治共同体的基本组成要素,那么公民与政治共同体之间必然存在更为直接的关系。公民的某些素质、态度、品格、精神就必然会对政治共同体的健康发展起到一定的作用。③

  仔细说来,这个主张背后是有关人在共同体中自然人与政治人这两种身份的划分。作为自然人,人需要具备一定的品德才能维持良好的私人生活,如孝顺、善良等,我们可以称之为“个人私德”。作为政治人,人也需要一定的品德以维持良好的公共政治生活,如参政议政的热情与智慧、保卫共同体的勇气等。“公民”就是这样一种政治人。卢梭所讲的就是这种意义上的公民,一种真正的公民、一种好公民。公民的这种政治德性就被称为“公民德性”(civic virtue)。

  “德性”这个概念在一般意义上“通常与担当某个角色或运用某项技能有关”④。此外,“德性”这个概念与“好”这个概念具有直接关系。比如说,某位技艺高超的乐手,被认为是一位好乐手,具有音乐方面的德性。与之类似,公民德性就是人的公民角色所需要的德性。具有公民德性的人就是好公民。由此可见,这里所讲的公民德性不同于我们日常生活中常用的“传统美德”“思想品德”“道德修养”。因此,德性政治也不同于我国语境中的“以德治国”。对于这个具有浓厚古典渊源的公民德性概念,如果望文生义,可能产生误解。

  当然,学界对于公民德性的内涵确实有狭义和广义的不同理解。本文对公民德性作较为严格或狭义的理解。⑤首先,公民德性所追问的并不是公民在私人生活中的道德问题,而是公民在公共生活中的道德问题,是一种公共德性。其次,公民德性涉及公民在政治生活中展现的德性,而非经济、文化、社会生活中展现的德性。也就是说,公民德性是一种政治德性。最后,公民德性的目的是政治共同体的公共善。我们可以将公民德性理解为:人在与公共生活相关的审议与行动中,超越个人善,推进公共善的确定倾向。这里的“善”意指某种优良的发展状态,它包括利益这个内容,但并不局限于利益。

  强调公民德性就是强调公民对于政治共同体的积极作用,强调公民与政治共同体的互生关系。公民德性的养成促进优良政治的实现,优良政治的进步激发公民德性的发展。好公民与优良政治相互塑造,个人与共同体通过公民德性相互成全。公民德性的反面是腐败(corruption)。这里的腐败并不是公职人员以权谋私的那种腐败,而是以消极逃避公民义务,或者积极地以公共善为代价增进个人善的行为。所以它是一种更宽泛意义上的腐化或败坏。公民的败坏最终必将导致共同体的败坏。

  公民德性的具体内容很难通过列举的方式穷尽。粗略来说,对外公民必须具有保家卫国、守卫疆土的意愿和勇气。对内而言,第一,关心并积极参与政治事务,由此真正成为共同体的一部分。第二,具有捍卫社会正义、监督公权力的道德勇气,防止政府腐败,偏离公共善的方向。第三,坚持“法律的统治而不是人的统治”。人的统治带来人的依附,使得人们无法进行自我统治。法律的统治程度越高,人就能获得更高程度的自治和自由。⑥

500万彩票官网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分享
4869501
0